学生活动
学生航模社专访:在南科大放飞的梦

作者:南科大招生办   2015-11-25 11:50     点击:

          南方科技大学航空模型社(下简称航模社)由2012级学生李壁焜创建于2014年9月,自建校以来多次承担校内外航拍任务。在短短一年时间内,航模社已经从最初的寥寥数人发展成为具有80人规模的社团。日前,航模社现任副社长李承阳、技术总监卜亚圣接受了南方科技大学学生新闻社记者的采访,详细介绍了航模及航模社。

图为技术总监卜亚圣与副社长李承阳(右)

航模社成员

渴望飞翔与航模结缘

          谈及航模,航模社副社长李承阳与技术总监卜亚圣的脸上都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笑容。

          若给航空模型下一个明确的定义的话,这是一种重于空气的,有尺寸限制的,带有或不带有发动机的,不能载人的航空器。冗长的定义让航模运动显得复杂,能够在天上自在飞行的航空模型更让这项运动显得高大上,实际上航模运动早已与学生的生活接轨。

          为什么那么多人投身到这项运动中,甚至在国际上都有大大小小的赛事呢?“毕竟飞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梦想嘛。”李承阳与卜亚圣在步入南方科技大学之后,跟随心中渴望飞行的梦想,与航模运动结缘。短短一年中,他们从小白成长为精通航模的“技术宅”。在他们以及航模社的伙伴们看来,无论是让航模在蓝天白云下畅游还是用航模航拍纪录下眼前的无限风光都是一件趣事。航模不仅是予人第一视角去体验飞行快感的精灵,更是把日常工作和生活从二维世界拓展到三维世界的智能载体和智能节点,将人们的日常生活真正带入到三维立体世界。

心怀热血共聚追梦人

          在被问及创社初衷时,李承阳给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答案:“这个问题我问过前任社长,他只给了我两个字‘搞机’。”但随后他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作为一个“入模”多年的航模爱好者,李壁焜学长希望聚集起校内的航模爱好者一起对航模进行研究,为所有有兴趣、有想法的人提供一个平台。而这个平台的建立之初,参与的人很少,在14级同学进校招新完毕后,都只有寥寥数人。直到15级新生进校,社团的规模扩大到了80人左右。“航模社里面大部分人都还是新手,对航模飞行与制作的了解和认识停留在一个比较初期的阶段。”但李承阳和卜亚圣也表示,只要同学们有问题都可以来问,他们会尽自己能力解答。

           航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是从未尝试的领域,而航模本身也具有很强的创新性。航模社的活动及其本身都向我们传递了创客精神。卜亚圣向我们阐释了他所理解的创客精神:“创客精神需要对新事物很敏感,拥有自学能力,学以致用,以新事物做新事物,并且能够应用于实际。”接着他又讲到,航模社是一个可以锻炼大家创新能力的平台,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有这种能力。“也希望大家能用这种能力创造属于自己的专利。”他笑着补充了一句。

          航模社如今发展很迅速,而李承阳和卜亚圣提出的航模社的未来发展则让我们看出,航模社将会更好。“航模社如今主要的两个方向是航模与航拍,未来我们也会在这两方面继续深入下去。”李承阳随即接上:“我们如今正在筹备自己的工作室‘LUMEN’,来做一些航拍的项目。”“对,而且我们不仅仅局限于校内,也会与社会接轨,接一些校外的项目。”

脚踏实地在校园起飞

          南方科技大学作为一所创新型理工科类大学,以其开放包容的态度支持学生去进行科研创新活动。尽管航模表演并没有专业老师指导,但在技术方面电子系郝祁教授提供了极大的支持。

          航模社不仅得到教授的援助,更同学校实验室一起合作,将脑海里的奇思妙想化作现实。协助实验室将二进制传感网络与无人机平台相融合就是一次极具创意的尝试。

          航模社还致力于开发一些新奇的无人机应用。“就像你制作手机,只做手机硬件多没有意思,开发新的手机app,让手机硬件的性能真正被调动利用起来。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卜亚圣这样说道。他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通过航模航拍来多视角记录,用航拍的照片构建一个3D模型,通过3D打印机打印出一个实体模型。二是推动航模在生活中的应用,如开发车载无人机在车辆运行过程中的稳定自动起降。

         在南方科技大学玩航模也总能遇见趣事。李承阳他们试飞航模时,不时能见到附近的公司也在试飞航拍飞行器。就连学校的保安也迷上了航模,与航模社的成员交流航模飞行中遇到的问题。可见,南方科技大学是一块让飞行梦起飞的平台。

          在采访结束之际,李承阳引用了一段大疆创新副总裁潘农菲的话,来表述对无人机未来的期待:“无人机不应该仅限于科研院校和大公司科研机构,而应该是实实在在的日常工作。比如大疆的精灵无人机可以让普通摄影爱好者把他的摄影从平面带入到空中,也可以让明星用无人机做求婚。说它是智能载体,因为它本身并不有意义,它应该可以带更多智能设备到空中完成更多的事情,比如照相机、摄影机、测量仪器,并不是能飞的东西就是无人机。我有一个朋友拿风筝绑iPhone飞到天上,最后摔到体无完肤,那就不是无人机。我们觉得无人机的未来在联网和集群。”

          航模社拍摄的校园:http://sustc.me/club/smc/beta.html

 

南方科技大学 宣传与公共关系部 学生新闻社出品

新闻策划:魏欣,周玺,解舒迪

摄影:李梦晗,谢济宇

设计:倪雅洋

特别鸣谢:场援摄影 薛天骄